第三章 出事

包间内,昏暗的灯光,杨俊眼神贪婪,狞笑着一步一步逼近陈雅。



“臭丫头!”杨俊一巴掌打在了陈雅的脸上,恶狠狠的道:“还敢反抗?多少人想做我女人都没机会,你特么还不知好歹!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老子就霸王硬上弓了!”

“你!”陈雅红着眼睛,歇斯底里:“你放开我!”



一道强光照射进来,杨俊下意识的眯着眼睛,喝道:“我不是说了别打扰我的好事吗?”

等他转过身,便望见了门口杵着的我,目瞪口呆。

“哥!”陈雅眼泛泪光,仿佛看到救星,今天发生的一切,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想。





我脱下外套,披在了陈雅的身上,她抱着我的胳膊,惊恐到了极致,在她眼中,杨俊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!

杨俊一步步的逼近我和陈雅,眼神阴鹜,充满暴戾。情急之下,我抓住了一旁的酒瓶,指着他警告道:“离我远点!”

“噗!”杨俊嗤笑一声,不屑道:“你这个废物,我把头给你,你敢砸吗?”

这时候,杨俊的狗腿子门也赶到包间,见我坏了事,脸色惨白道:“俊哥,我们……”

“一帮饭桶!连个废物都拦不住!”杨俊怒不可遏的转身,朝着他们一人一脚。

这群人挨打,把对于杨俊所有的不满和憋屈,统统都放在我身上,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,恐怕我早已死了很多遍了。

我的身体在颤抖,杨俊身上凌厉的气势,让人不寒而栗,他说的没错,即使他把头放在我面前,我也不敢砸。

我害怕,拿着酒瓶的手不停的抖着,陈雅抱着我的胳膊,恐惧的泪流满面,我知道,我不能退缩。

以前,都是她保护我。

现在,轮到我保护她了!



杨俊歪了歪脖子,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:“既然你来了,那我今天就让你看看,我是怎么玩你妹妹的。”

我心底一沉,冷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杨俊呵呵一笑,大手一挥,玩味道:“把我给我抓住。”





陈雅一下孤立无援了,她双眼空洞,麻木的望着我,似乎是在质问我:为什么不动手!

我愧疚到了极致!我不敢!



杨俊蹲下身,拍了拍我的脸,不屑道:“你个窝囊废,我原本以为你好歹也要反抗两下,谁知道,你动都不敢动!真是个废物!废物中的废物!”

他起身,背对着我,面对陈雅,舔了舔嘴唇:“我来教你,什么叫男人!高宇,你给我拿手机拍下来,到时候给我打上马赛克发在学校的论坛上,哈哈,让大家都知道,咱们的青春校花,到底是怎么个清纯法!”

叫高宇的立马掏出手机,开始拍摄。

杨俊见状便伸出手,朝着陈雅不怀好意的袭去。

陈雅不为所动,那双眸子死死的锁住了我,尽是失望。

更多的是……鄙夷!

陪伴了她十年的男人,在她被欺凌的时候,竟然连手都不敢还!

狗急了还跳墙,可我,连条狗都不如!

“你给我住手!”我怒吼道,心中憋屈万分,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滚。

杨俊将陈雅推倒在沙发上,可此时的陈雅,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她闭上眼睛,仿佛认命一般。

昏暗的灯光下,我清晰的看到,两滴泪水,缓缓的滑过那张绝美的俏脸。

“这才对嘛!”杨俊满意的笑了笑:“既然反抗不了,那就乖乖的享受!”

我感觉世界要塌了,我的妹妹,当着我的面被别人欺负!

而我,却无可奈何!

那种极致的羞辱!



喉咙中涌入一股甘甜,我一口血喷了出来,浑身无力!

我还真是个彻彻底底的废物啊!

我绝望的闭上眼睛,杨俊又朝其他人吩咐道:“把他眼皮给我撑着!让他给我看看,什么才叫真男人!”



“**畜生!”我红着眼,咬着牙一字一顿道。

杨俊没再管我,他不屑的笑了笑,朝陈雅色眯眯的走了过去,眼神贪婪。



杨俊一愣,有些不明所以。



刺啦一声撕裂的脆响,酒瓶四分五裂,杨俊吓了一跳,若不是他躲的快,当场就要被酒瓶砸个头破血流。

他怒吼道:“你疯了?你想干什么?”



那双眸子,充满绝望:“陈秋,你太令我失望了!”

这一次,她没有喊我哥,或许是我再也不配当她哥哥了。

她保护了我十年,唯一的一次,期望我能保护她的时候,她这个哥哥,竟然不敢站出来!

说完这话,陈雅猛然用玻璃片划破了自己的脖子,鲜血立马溢出。

“他妈的!他妈的疯子!”这一刻,杨俊吓的脸色苍白,不知所措,他怎么也想不到,陈雅这么刚烈,居然抹脖子!



杨俊甚至没有惨叫,他怔怔的转过身,随后翻了个白眼,噗通一声倒在地上。

我呼呼喘着粗气,这一下,我将所有的羞辱宣泄而出。

下一刻,我便慌了,我望着脖子流血的陈雅,急忙的将她抱起来,随后朝着门外奔去,杨俊的人没有敢拦我,一个个还处于惊慌失措中。

一路上,我眼泪不停的滚落,而陈雅,睁着眼睛,由于失血过多,她脸色苍白,没有一丝血色,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,但最后,眼睛缓缓的闭上,晶莹的泪滴不住顺着俏脸下滑,打湿我的手臂,衣服……



不少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,到了楼下,我将陈雅抱入一辆出租车,令我比较意外的是,司机竟然还是先前的那位师傅。



“小雅!你醒醒!小雅!”我恐惧到了极致,万一陈雅死了怎么办?

从小到大,我就仿佛置身与无尽的冰川中,而陈雅,则是东升的一抹暖阳,在我彷徨无助时,给了我温暖。



唯一的一次,她被恶魔欺负,她希望得到我的帮助,得到我的保护,她寄予全部希望的人,竟然沦为彻头彻尾的废物,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!

晚上的八点多钟,正是堵车的点,前方道路堵塞,司机不停的催着,探出头大吼道:“都他妈让路!这里有个受伤的!耽误了,你们都是凶手!”

一时间,前方拥挤的车辆纷纷避让开,为司机提供了一个道路,原本三十分钟的车程,他违规了不知多少红灯,最后,十多分钟到达。

下了车,立马有医生抬着担架到了车边,司机对我吩咐道:“来的路上,我给医院打的电话,赶快救人吧,小伙子!”

“谢谢!谢谢!”我急忙将车门打开,将陈雅放在担架上,一路冲向了急救室。







我抬起头,是养母,她脸色苍白,神情极度悲愤:“陈秋!你不是菩萨派来的恩赐,你是魔鬼派来折磨我家陈雅的害人精啊!”